犯罪之城01 - 优优色影院



作者:trs2

***********************************
  其实本文是直接续在欲望搏击后面的,换标题只是因为我把故事的嘲放大
到整个城市了,试试这类背景的文有没有人喜欢吧。关於设定,有些朋友认为太
大不利於剧情展开,其实绝大部分设定只是充实背景用的,而本文真正的格局并
不大,我只会集中一点来进行描写,大家请放心。
***********************************

  “这里,真的是我所认识的世界吗?”

  林黛羽一个人缓步走在喧闹的大街上,用一种难以理解的眼神环视着这片她
所在的土地。被夜色所笼罩的小岛此时显现出了最大的活力。炫目的霓灯,嘈杂
的音乐和随处可见的争吵声仿佛充斥了这里的一切。

  “嘿嘿,小妞长得不错啊,有没有兴趣和老子出去玩玩?”一个男人的巨手
突然从路边伸过来,不过女孩轻巧地转过一个身就跳开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几
乎随时都会发生,走过阴暗的内道上,到处都能看见坦胸露乳,身着超低胸的妓
女,一口抽着大烟一边招揽客户的情景,她们的神态放荡而充满不屑,仿佛这是
理所当然的一样。再走进深处一点,小道内遍布着性交,吸毒和械斗的男男女女,
每个人的神情都是这麼淡漠而又习以为常。

  林黛羽穿过小道,来到前方被灯光照着通明的大街上。还没有走出多远,一
声巨大的爆炸声就从不远处的轿车中传来,巨大的火光和烟雾从中升起,将整个
车辆吞噬燃尽。两个男人惊慌地从火焰中逃窜出来,他们怒骂着拔出枪来向街边
的几个人开始了射击,而另一边也以同样刺耳和低俗的怒吼声还击,一场简单的
枪战就这样开始了。

  这种事情每天都在发生。

  女孩避过枪击地带,往另一边走去。仅仅只隔着一条街,这里的人们就好像
枪击声完全不存在一样继续干着自已的事情,吸烟,赌博和醺酒,就好像世界上
只有这几样东西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一样。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城镇,嫖客,癮
君子,佣兵和杀手,所有的居民几乎都是一群目无法纪的无可救药之人,这里是
世界上最大的恶棍聚集之所,所有外面世界的违法行为在这里都会得到认可。以
GOD HAND为首,世界上几乎所有的黑手党团体都在这里有所住扎,各个势力相互
火并相互制均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即使这种平衡就像建立在钢丝绳上一样摇
摇欲坠,但至少现在它还确实地存在着,并组成了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城市结
构,就好像美国西部片里那座座落於世界尽头的城镇一样,这里是彻彻底底的犯
罪之城。

  “为什麼我会在这里,这里离我所生活的世界有多远?”女孩独自一个人望
向天空,眼神中充满着迷茫和忧伤。一切的一切都有如隔世,曾经和谐美好的家
乡被瞬间毁於一旦,光明开始坠落,黑暗之手轻易地夺取了幸福的一切,包括少
女的贞操。欲望搏击大赛,一个女性格斗家用血与泪编织起来的性欲擂台上,自
已默默地为了保护亲人们而拼命奋斗着,咬着牙忍受着非人的一切,最终却换来
了无情的背叛,背叛之后迎来的是失去,失去一切的依靠,以及奋斗的目标,女
孩徘徊在大街上,茫然地面对眼前这陌生的一切,她不知道自已该何去何从。

  “BLACK GOAT”是一个由中东残兵所开设的酒馆,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
是整个城市最容易打听到情报的地块之一。

  “每个人手上都携带着枪械和小刀。”走进酒馆林黛羽就发现了这家酒馆最
大的不同之处。两个醺酒的男人在对欧着,一个略微瘦小的男人被对方大个子踩
在地上,而旁边桌上的男人一面享受着身边妓女丰硕的乳房,一边笑着随手将桌
上的破倒在了倒在地上的男人头上。人们大笑着打趣,因为这太习以为常了。

  刚走进酒馆门口,就有人笑着伸出手摸向她的臀部,虽然早有准备但她还是
受到了惊吓。林黛羽怯生生地往前走,她发现自已实在不太适合应付这种场面。
柜台前的老板是一个削瘦的中年男子,正刻他正一手托着头,百无聊赖地看着报
纸,完全无视店内的各种纷争。

  林黛羽走上前规规矩矩坐在老板的正前方,她正准备思索着该如何开口。

  “这里没有牛奶!”老板用一种打发的语气说道,然后转身继续看他的报纸。

  “那麼……那麼请给我一杯水。”老板的发言让女孩不知所措。“呃,那个
……抱歉能不能打扰一下,如果我想在这里打听一个名叫緹……”

  ‘恫’,没等她说完,一大杯碑酒就被重重地砸在臺前,杯内飞溅出来的液
体直接打在了林黛羽的脸上,看到女孩窘迫的神情,顿时引来了身后一阵阵的大
笑。

  “小姐。”老板显然对此很不耐烦,“难道我这里看起来像是事务介绍所或
者是警察局吗?”

  “哦,不……但……”林黛羽刚想解释,一只粗壮的手臂就从身后搂住她的
纤腰,然后抱紧她并将手滑向丰满的乳房。

  “小姐,别去打听什麼了,有没有兴趣陪老子们玩玩?”大汉淫笑着,他的
双手越来越放肆。

  “不,请不要这样!”林黛羽急忙推开他,正当她打算抽身溜走的时候,一
个冰冷的枪械顶在了她的脑门之上。“乖乖地坐下,不然你漂亮的脑袋马上就会
开花。”

  这是真正的威胁,林黛羽只能听从他们坐回原位。马上更多的男人围上来将
女孩的身后围得水泄不通,而柜台前的老板却只是无趣地打量了一眼之后就继续
事不关已地看起了报纸。

  “看你是新面孔,哪家妓院出来的?玩一下多少钱?”一旁的男子一边轻薄
地打趣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女孩,一面伸出手来动手动脚地乱摸。有的人托住她
的下巴强吻,有的人伸向乳房,有的人抚摸臀部,甚至有人将手伸向女孩敏感的
私处。

  “啊,不要!”敏感部位受到如此的骚扰,林黛羽全身触电一样挣扎起来,
她想出声但嘴巴却被赌住了。女孩救助式地望着四周,发现人们要不就是事不关
已地自顾自,就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已的好戏,没有任何人想要帮助自已。

  这里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

  “是啊,我早就该觉悟的。”林黛羽嘲笑起自已,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想
要在这里生存就必须要学会这里的做法。她轻轻地缩起身子,然后双手顶住柜台
全身顺势一弹将上方强吻住自已的男人一头撞倒,并借着这股力量让自已从人群
的包围之中脱出来。

  “喂,臭婊子,想吃苦是不是?”旁边的男人叫骂着用枪指向林黛羽,但正
当他准备描准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已经窜至自已的腋下。林黛羽简单地托住他的
手腕将枪打落之后,用手轻轻地按住对方,男人就这样飞了出去。

  “可恶,你这个臭婊子。”看着同伴的遭遇,其它站着的人也围了上来,其
中一人怒吼着持刀刺向女孩的背部,但林黛羽连头都没有回,只是轻轻的一个侧
身加上肘击就瓦解了对方的攻势。而她前方的叁个男人,正准备掏枪射击的时候,
一道白色的影子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转眼间就夺下了他们手里的枪械。

  “哟,干得不错,小姐。”林黛羽刚刚稳住身形,背后就传来了口哨和喝采
声。她看到人们看戏一般地向她竖着大指姆,还有的人向她举杯示意。

  “请问各位。”林黛羽意识到现在才是开口问话的时机,“有没有人认识一
个叫做緹婭斯的俄国女人,或者有她的消息。”

  “緹婭斯,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有人这麼回答。

  “她是欲望搏击大赛的参赛者……”林黛羽补充。

  “哦,对,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冰玫瑰吧?真抱歉呐小姐,她似乎并不出
现在这里。”林黛羽看了看其它人,也是同样的表情。当然更多的人还是表现出
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

  “哦,我明白了。”带着失望的神情,林黛羽准备离开酒馆。

  “啊,等一下小姐。我好像对你有点映象。在哪里见过你……”男子用枪拍
了拍脑袋,“对了,欲望搏击大赛,你也是大赛的选手吧,我记起来了,白莲花
林黛羽!”

  “哟,原来是那个常胜的白莲花小姐啊,那个大家想看被操屁眼却一直看不
到的白莲花啊,不错不错。”一个自以为绅士的邋遢男人站起来试图搂住女孩,
“要不要陪我们出去玩玩,我们包管把你屁眼操到开花第二天站不起来。”

  “谢谢了,不用。”林黛羽冷冷地看着醉酒扑上来的男人,虽然有很多更致
命的部位可以让这个自负的男人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不过她最后还是选择了腹部
这种伤害较轻的部位将对方推了出去。

  “呐,小姐。”正当她准备走出大门的时候,一个声音叫住了她,“出门往
西边大街上一直走,可以看到一家YELLOW MUSIC的店铺,你可以进去问一问。”
声音的主人是个身穿风衣和墨镜的银发俊朗男子,出眾的相貌让林黛羽一下子就
记住这个与眾不同的男人了。

  走出酒店之后林黛羽茫然地看着前方,她决定听从那个男人的建议,或许对
方和其它人一样,只是在欺骗自已,但又能怎麼样呢?自已已经经历了世界上最
糟糕的一个夜晚了,还有什麼事情能比这更糟糕吗?“如果你能捉到緹婭斯,并
把她带回来的话,你就真正的自由了,到那时我们会放你回去。”这是组织最后
开出的条件。回去,这个字眼让林黛羽感到一种纠心的疼痛,回去?回到哪里去?
家乡已经没有了,亲人和朋友也永远离自已远去,这种时候才说让她回去……

  少女就这样迷茫地前进着,时尔卷过的冷风让她感到一阵阵刺骨的凄凉。一
个人,完全陌生而充满恶意的小镇,她不知道自已的路在何方。

  林黛羽就这样慢慢行走着,突然一阵悠扬的乐曲传入她的耳帘。与这里随处
可闻的重金属激情音乐不同,那是一首富含古韵的钢琴曲,曲调中充满着高贵和
孤傲的贵族风格。究竟是什麼人会在这样一个小镇中演奏这种乐曲呢,林黛羽好
奇地推开了YELLOW MUSIC的大门。

  虽然对欧洲文化不甚了解,但走进大门之后林黛羽就很确定这是一家充满英
国小资情调的餐馆,许多身着礼服的男男女女在轻声地交谈着,品享着美酒。尽
管女孩还是看见了暗中携带的枪械,不过无论怎麼说都比其它地方让她轻松多了。
随着音乐声向里走去,没有走几步她就发现了源头。在整个大厅的中央摆放着一
架高大而名贵的钢琴,从它不凡的造型和发亮的梭角就能看出造价不菲,当然最
吸引人的却是坐在钢琴上的演奏者,华贵的礼服,幽雅的座姿和曼妙的指法,身
着一头流云一般金色长发的美女无异是所有人的焦点。

  虽然看不见正面,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林黛羽在内都被女性不凡的气质所深
深地吸引住了,每个人都静静地倾听着,心怀尊敬一般地站在远方静静地倾听着。

  ‘然而这首曲子并不像表面呈现的那样美丽,女孩在用琴声倾述自已的心境。
’就好像被琴声所召唤一样,林黛羽静静地往前走,接近对方。‘在高贵的乐调
之下,是一种充满无奈的孤独,和沉重地负担,她在渴望着什?’琴声越来越高
昂,林黛羽的神情也越来越迷离,不知不觉之间,自已已经走到了对方的身后。
女性轻呼了一声,似乎是在诧异这里竟然有人能够领会她的琴声,她轻轻地转过
头,正巧与林黛羽好奇的眼神相接触,就这样两个女孩四目相望着。

  “金蔷薇?”

  “白莲花?”

  正当林黛羽和塞蕾娜互相惊异於对方的身份之时,琴声嘎然而止。

  门口响起强烈的撞击声,一群身披短杉和皮衣的男人喧哗地冲了进来,然后
一枪击弊了不幸档在他们前方的一个男人,若无其事地踩过对方的尸体继续向前。
就好像畏避他们的锋芒一样,站在远方的男人们也纷纷退开,让出一大块场地观
看着事态的变化。

  “终於让我找到你了,英国乡下来的母猪!”带头的印度尼西亚人嚣张地吐
了一口痰到塞蕾娜的眼前,“叁天前的账是该算一算了,嘿嘿,很快我就会把你
剥光了扔到SM聚乐部去让那些性欲不顺者随便操,然后操得没劲了就扔到后面的
农场去和母猪交配。怎麼样?怕了吧,现在就脱光衣服学猪叫的话我……”

  “评!”几乎是在同时,两下尖锐的枪击声从塞蕾娜这一边传出,直直地击
中了对方前排的两个男人,在所有人惊讶的眼神之中,两个可怜的男人还没明白
发生了什麼就莫明其妙地死了。开枪的是两个从一开始就默默站在塞蕾娜两旁的
高大墨镜男子,虽然看不见他们的眼神,但林黛羽从他们闻丝不动的神情就能看
出,是两位久经历练的好手。

  “可恶,你这个不怕死的母猪!”在首领的叫喝声中,印度尼亚人迅速地从
怀中掏出手枪,但塞蕾娜这边枪法更快,也更准,几下枪击声之后又有数名可怜
的混混倒了下去。而印度尼西亚这边也终於摆出了阵式,一场枪击案就这样毫无
意外地发生了。

  一流枪手和叁流枪手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英国人这边只是冷静地移动步伐,
利用钢琴和椅子做掩护,甚至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就很快解决了数名叫喧的印度
尼西亚人,但即使如此在人数方面对方仍然占有优势,就在这时候塞蕾娜出手了。

  林黛羽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英国女孩,塞蕾娜就像一道金黄的闪光一样,
幽雅地穿梭於枪林弹雨的枪击现场,她总是看似自然而实质巧妙地避开射过来的
凶弹,然而窜至对方面前用自已那炫丽的腿法,将对方致於死地。

  “可恶,混蛋!混蛋!”巨大的战力差让印度尼西亚首领完全慌了神,他惊
恐地看着眼神有如死神一般不断击杀自已手下的女孩,双腿颤抖地向后退。无论
他怎麼瞄准,子弹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射偏’。

  “不要,不要过来,母猪!”强烈的恐惧感让他变得语无遮拦,直到他感觉
到塞蕾娜眼神露出的杀意之后才意识到自已说了禁句。只见塞蕾娜轻轻弯下腰,
突然一道炫目的闪光让他失去方向,等他看清楚的时候塞蕾娜那艳美的脸庞已经
出现在他的面前。

  接下来的动作让身为格斗家的林黛羽也忍不转呼一声,只见塞蕾娜身体腾
空跃起,头朝后腰部向后扭,在空中翻滚了半周之后,少女那条傲人的美腿由下
往上垂直打出了一个倒踢,重重地击打在那首领的下鄂,将对方直直地打飞了出
去。整个过程流畅而且毫无破绽,就像一只金色的凤凰一样幽雅美丽,却又充满
着技巧性。

  “林黛羽小姐。”塞蕾娜轻轻地落在地上,然后站起来甩了甩披散开来的秀
发,“有没有兴趣和我共进晚餐呢?”她微笑着邀请道。

昨天我在新风月看见这文章改名为<慾望都島>了,楼主也改一下吧个人比较喜欢这种题材,感谢楼主分享了剧情没展开,还有下文吗,有哪位仁兄补全一下?